史上最神秘部门,去年亏250亿,失败100个项目,一失败就给员工发奖金

  • A+
所属分类:科技


在Google I/O大会上
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惊艳了全场
打电话预约剪发服务
就跟真人一样
语言流畅
逻辑清晰
分分钟搞定电话那头的服务员

不得不感叹,科技的进步太快了
随后介绍的谷歌Lens也体现了
如何利用AI技术
改变人们眼中的现实世界
比如走在大街上
用手机随手拍一下路边的餐厅
手机能立马跳出该餐厅的评分

遇到不认识的语言
扫一扫直接显示翻译结果

一键P视频不是梦
别说有图有真相了
以后就是有视频都可能不是真相……

谷歌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难怪有人说它这是要上天的节奏
不过话说回来
谷歌想上天的愿望可早就有了
那就是登月
为此谷歌已经准备了许久
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
一个谷歌的神秘部门
——Google X实验室
这个部门从一开始建立就是
为了完成谷歌“上天”的野心的

谷歌的秘密部门
连员工也不清楚它的存在
2009年
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
在旧金山筹划创建了
GoogleX实验室
虽然是谷歌的一个实验室
但却很神秘
仅有少数几位高层掌握着它的情况
每次研发出新的高科技产品
许多员工讨论着这些惊人的创意
却根本不知道X实验室的存在
神秘程度堪比CIA

当外界传出X实验室的消息后
有许多人以为X实验室就是
常说的Google Lab
但实际上这两个实验室并非同一个部门
直到2013年
X实验室的几名项目负责人和管理层
接受了《Bloomberg》的采访
才让这个让许多科技人才趋之若鹜的地方
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谷歌利用X实验室
来实现谷歌的众多梦想
追踪100个震撼世界的创意
跟Google Lab不同的是
Lab是谷歌用来进行软件研发的部门
而X实验室是进行硬件研发的部门
从外面看
X实验室的办公楼一点也不像
人们臆想中的那样科技感十足
反而更像是企业园区
这里原本是上世纪60年代
建成的一家购物中心
80年代倒闭后
变成了一栋综合办公楼

2015年谷歌买下了这里
并将其改造成了
工业风十足的现代建筑
里面不仅有办公室
硬件实验室、会议室等办公场所
还设计了宽敞的中庭
休息室和小厨房
办公区有显眼的X标志

硬件实验室经常有些人在测试产品

3D打印机、高级台锯
和各种精密仪器随处可见

遍布绿植的中庭

园区内会摆放诸如
Project Wing无人机
Waymo自动汽车
这些都是X实验室研发孵化的项目


最与众不同的是
整个办公楼里都没有铺设地砖
全是水泥地
目的就是要方便员工
在里面骑自行车、踩滑板和轮滑
X实验室的老大
阿斯特罗•特勒(Astro Teller)
每天就是划着轮滑来上班的
甚至踩着轮滑开会
因为整个园区实在是太大了
连特勒本人自己都似炫耀似抱怨说:
“本来我会迟到4分钟
穿上轮滑鞋我就只迟到2分钟了”


太空电梯、智能隐形银镜…
无数疯狂的点子在这里诞生
在Google X实验室里的人
都是谷歌从其他高科技公司
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
挖过来的顶级人才
但这些人对公司的核心业务
不怎么感兴趣
反而对黑科技有着浓厚的兴趣

Project Glass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算是X实验室推出的
最广为人知的产品
可以声控拍照视
频通话、辨明方向
还能上网、处理电子邮件
展现出了智能眼镜主导
人类未来的蓝图
但是由于产品定位上不明确
以及高昂的售价等原因
谷歌最终终止了这个项目
但是谷歌硬件高级副总裁Rick说过
AR技术成熟之日
或许就是谷歌眼镜回归之时

佩戴效果演示

Project Loon 连网世界的气球
X实验室曾经设想过
通过热气球搭建一个无线网络网
为农村、偏远和不发达地区
提供廉价的互联网服务
热气球的材质是聚乙烯泡沫
据说在零下80摄氏度的极低温里
也可以保持强度

2013年,谷歌在新西兰南岛的
航空节上开始小规模测试
2017年,飓风玛利亚造成美国当地
90%的信号塔与通信设施损坏
X实验室希望使用热气球恢复通信能力
并正式获得美国FCC批准

Smart Contact Lens 智能隐形眼镜
谷歌很早就已经涉足的
医疗健康的领域
2014年X实验室为糖尿病患者
开发了一款智能隐形眼镜
想要通过它来检测人体血糖水平
眼镜里的芯片、传感器和天线
可以通过泪液中的葡萄糖
来分析血糖水平
当检测出血糖低到某个危险值时
会通过内置的微型LED灯
向患者发出警报

Project Ara 模块化智能手机
其实模块化手机最早是
摩托罗拉的项目
不过后来被谷歌截胡纳入了
X实验室的项目当中
不同的手机零件可以像
乐高积木一样随意组合
用户可以轻松替换掉故障零件
从而减少电子垃圾的产生
并延长手机的生命周期
不过这个项目最后
也被谷歌自己叫停了

除了上述已经付诸实践的项目之外
X实验室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脑洞
太空电梯:
从地球上搭乘电梯去外太空
这是谷歌创始人的梦想
也是成立X实验室的初衷
但受物理学以及科技水平的制约
遭到了否决
瞬间移动:
X实验室想要借助某种设备
让物体在某地分解
并在另外一个地方重组……
如果不是顶着谷歌的名号
估计谁都觉得
这些想法简直是白日做梦

1年亏损40亿,叫停100个项目
为什么还要继续浪费钱?
如果你以为汇聚了众多顶尖人才
并且开发了
多个科技项目的X实验室
一定是谷歌最赚钱的部门之一的话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从X实验室成立以来
不仅没有为谷歌带来多少营利
还经常亏损
据报道
X实验室推出的项目严重亏损
2015年的营业亏损
最高可达 40 亿美元
而这个数字在未来可能还会更高

从前文也能看出
尽管X实验室的许多项目都已经落地了
但是大多都没能逃脱被终止的结局
更不用提那些不切实际的脑洞了
最著名的失败案例是谷歌眼镜
一开始它被定位为继手机之后
最伟大的下一代智能设备
将人类从屏幕设备上解放
从而实现智能世界
与人类真实世界的无缝连接
但是在13年一次大规模的发布会上
消费者却几乎全面抵制这个产品
认为其奇怪并毫无意义

“失败文化”似乎
一直根深蒂固在X实验室中
但是Google X却并不以此为耻
反而将它奉为信条
X实验室老大特勒讲过一个故事:
一个公司必须让一只猴子
站在10英尺高的底座上
背诵莎士比亚的文章
那么要怎么开始做呢?
许多投资人和决策者都会选择
先从建造底座开始考虑
但特勒却说这是最糟糕的选择
“任何人都可以建设底座
但是所有的风险和极端的挑战
其实来源于如何训练那只猴子”
在X实验室,有一句话广为流传:
MonkeyFirst——做最难的事情

另外,X实验室还要求
所有能获得绿灯的项目
都必须满足三个要求,那就是:
它们必须能够解决影响数百万
甚至数十亿人的大问题
必须提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必须有突破性的技术来解决问题
就是这三个门槛
足以让X实验室毙掉99%的想法
特勒在博客中写道
仅在2015年一年当中
Google X就终止了100多个潜在项目
在很多公司里
那些最终无法成功的项目
都会辞退该项目的员工
但X实验室却是一片好奇心的
沃土和无忧无虑的天堂
允许失败和后期的补救
相对于世界上很多的其他公司
是一个远离收支压力的地方
但它也是一个沉浸在失败中的地方
不过X实验室有一个鼓励机制
给那些在快要失败前
及时关停项目的组员们
提供经济补偿
有些人可能会说
这种针对“失败”的奖励措施
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对X实验室来说
一些注定失败的项目
会占据并浪费公司的人员和资源
对那些“我们确实尽力了
但项目实在无法进行”的员工
进行奖励是最经济的做法

狂热的质疑精神
不是无限乐观主义的敌人
而是乐观主义的完美伙伴
它释放了每一个想法的潜能
把看似不可能的东西变成可实现
Google X也许是这个地球上唯一一个
鼓励对“荒谬”的问题进行性投资
还鼓励员工终止失败项目的公司了
但X实验室其真正的目的
是先导,是为了挖掘新的思路
“试图寻找创新的筹码
而不是成为创新的赌徒”
在创意转化为实际的路上
仍然面临着不小的阻力
但是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试图寻找创新的筹码
而不是成为创新的赌徒
如果接受不了失败
那么你也承受不起卓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