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不再见

  • A+
所属分类:情感

一、卖包包的欧婉婉
没学历没背景的欧婉婉在高中毕业后,相继做过糊纸盒,图书馆管理员,收银员,服装店员等工作。积了一点本钱的她趁着最近微商的火爆,开始在朋友圈里卖起包包来。
无奈这个年头代购,微商每天不断刷屏,早已刷掉了大家的耐心,在不胜其烦之后,许多人选择了屏蔽。
这样一来,欧婉婉生意刚开张了近一个月,也只卖出去几个包包,入不敷出。面对挤满整个卧室的高仿包包,欧婉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捡回来的流浪猫哈秋听到她的叹息后,从电脑桌下伸了个懒腰,毛茸茸的腿慵懒地搭在欧婉婉脚背上,还张开嘴巴,“喵——”地打了一个呵欠,然后继续睡觉。
欧婉婉瞥了一眼这只肥猫,从捡回来时瘦得皮包骨头,到如今需要两手合抱才能抱起,欧婉婉费了不少心思,甚至有时候哈秋比她还要吃得好。
一个人没上过大学的女生,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和一只猫,还是有一定困难的。欧婉婉开始后悔辞掉化妆品专柜的BA工作,来卖这假包包了。
生意不好,欧婉婉愁眉苦脸,但还是每天坚持厚脸皮在朋友圈、微博、QQ空间同步刷屏。
一个秋高气爽的早上,欧婉婉刚刚下楼遛完猫,手机就响起了新消息提示。
一个点赞加一条评论:“我想买coach的那款红色,有吗?”
几天没开张的欧婉婉激动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她赶紧回复:“有有有。”然后主动联系那人。
名叫“旺仔牛奶”的ID跟欧婉婉订了coach的包包,不过要求同城交易。
同城交易,交通费不免又是一笔,欧婉婉咬咬牙,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还是整装出发,搭公交车去指定地点,她可没有那么多钱打车。
到了本市最繁华的街道,欧婉婉吃了一碗酸辣粉当午饭后,四处打量买主的身影。
没想到还没看到买主,却看到了那个让她惊心动魄的人的背影。
欧婉婉的眼睛立刻就红了,全身的体温也跟着迅速升高,手握成拳头微微发抖。
临上回去的公交车前,她收到买家“旺仔牛奶”发来的微信:“我到了,你在哪儿啊?”
欧婉婉一滴眼泪落在手机屏幕上,手指飞快地虚拟键盘上敲打着,“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如果您着急的话,找别家吧,我会把交通费用支付宝打给你的。”
二、被时光掩埋的腐烂往事
还好“旺仔牛奶”不是个挑剔的买家,他对欧婉婉的失约表示理解,并且决定就用快递的方式买那款包包。
一个包包卖出去,欧婉婉赚了几十块,给哈秋买了一包猫粮,自己吃了一顿炒菜。
再这么下去,就要付不起房租,吃不起饭了。
天气渐渐冷起来,哈秋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每天除了吃就睡。不过也好在有哈秋整日窝在电脑桌下,欧婉婉可以靠着哈秋取暖,又省下一笔取暖器的费用。
卖不出包包的日子里,欧婉婉开始在微信上跟“旺仔牛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比如,“今天天气很好,你带哈秋出去散步了吗?”
“冬天渐渐来了,女生容易手凉脚凉,你可以喝些姜汤取暖。”
“我闻到窗外的梅花香了。”
欧婉婉对“旺仔牛奶”产生了一丢丢好感,因为他的朋友圈里从来没有那些无聊的测试,点名,自拍、炫富、秀恩爱。
他发朋友圈的频率并不频繁,两天一条,有时候是窗外的风景,有时候是马路上的人流。
重点是,“旺仔牛奶”整个人就很温暖,像他的微信名字一样,加热之后喝在嘴里甜甜的,胃里暖暖的。
以至于欧婉婉最近逛超市,都时不时买上一排旺仔牛奶回家屯着。更多的时候不是自己喝,而是给哈秋喝。
再熟识一点后,“旺仔牛奶”问起那天欧婉婉失约的真正原因。
欧婉婉在手机背后沉默了许久,决定对他道出这个被时光掩埋已经的腐烂往事。
“那天我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然后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
“光凭背影你就可以确定是他?”
“是的,不夸张地说,在过去是一千多个日夜里,我曾经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每每想起自己连房租都快付不起的悲惨境况,对他的恨就又多了几分,所以他的每一寸轮廓,每一个背影,都如红铁烧出的烙印一般,深深地印在了我脑海里。
“好在后来有了哈秋后,我对他的恨渐渐减弱,想着当时大家都是青春年少,气焰盛了些。也许他也不是故意的。可是他的身影,却是无论如何都忘不掉了。甚至午夜梦回的时候,每次做噩梦都会梦见他。”
三、打小报告
六年前,欧婉婉还在上高中。那时的她也算得上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每次考试排名都总能保持在班里前三名。
在班里,她最大的对手就是宋落羽。
两个人强项不同,交替登顶,自然把对方视作眼中钉,时常争锋相对。对于世界上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这种无聊问题,曾争论了一下午。
身为女生,最大的好处就是八卦的天性能够被原谅。
所以欧婉婉时常在班上讲宋落羽的坏话,什么很多时候打完篮球都拿别人没喝的饮料先喝;不肯告诉同学难题的解法;最爱拍老师马屁……之类。
因了宋落羽长得一副好皮囊,所以听八卦的女生并不是全部站在欧婉婉这边,这样一来,不免有添油加醋的难听话传到宋落羽的耳朵里。
两人的关系越发剑拔弩张。
让两人彻底决裂还要追溯到那次欧婉婉向班主任打小报告,举报宋落羽和同伴几个男生,每天中午都趁午休去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打游戏。
班主任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热血沸腾,看不得任何一个人走向“歧途”。于是在一个中午悄悄地去那家网吧,把宋落羽一伙人抓了个现行。
宋落羽一行人灰溜溜地被带回了学校。
欧婉婉趴在窗台上,嘴角微扬,宋落羽很明白,那是欧婉婉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结果出乎欧婉婉的意料,因为成绩优异,宋落羽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批评。但是其中一个男生因为屡犯不改,被学校给予记过处分,并停课一周回家反省。
那个男生,是宋落羽最要好的朋友。
宋落羽得知好友的处理结果后,眼睛都气红了。直接冲到欧婉婉的课桌前,本想像男生打架一样拎起她的衣领,但碍于她是女生,最后他收回了手,哗啦一声,把欧婉婉桌面上所有书一下推到地上。
响声很大,全班同学都投来惊讶的目光。
欧婉婉再强势也只是个女生,很快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什么都没说,跑出了教室。平时跟欧婉婉关系较好的几个女生表情难看地数落了宋落羽几句,马上追了出去。
四、Battlebegin(战争开始)
战争由此正式开始了。
宋落羽想方设法报复欧婉婉。
那几个星期,欧婉婉会发现,无论什么时候她的试卷发下来都是破的,有时候没破的,去上个厕所回来后就变成纸屑扔在垃圾桶里;作业本交上去之后往往有去无回,少数拿回来的也被人用马克笔在封面写上了粗大的“BITCH!”。
更令欧婉婉崩溃的时候,有几次她离开座位后回来,再站起来时,裤子上就是猩红一片,也没有人提醒她,直到晚上回家换睡裤时,才发现裤子后面的一滩红色。第二天去看课椅上,还有残留的红墨水。
宋落羽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可恶的点子用来对付欧婉婉,层出不穷。欧婉婉前期还能硬气地装无所谓,但越到后面事情越闹越大,有更多的人加入了声讨欧婉婉的队伍中。
班里有早就看不惯欧婉婉仗着成绩好就张扬跋扈的女生,她们无孔不入,物尽其能,最后竟然扒出来欧婉婉穿的名牌衣服都是假的,家里是困难户,靠国家的补贴生活。
之所以欧婉婉在大家面前都表现得很大方,是因为她有个资助人。
得知这一消息后,全班激愤,欧婉婉从此被全班同学孤立。
渐渐地,欧婉婉变得阴郁而内向。
从前面对老师提问总是抢答的她,再也没回答过问题。就算老师点到她,她也只会一言不发地站起来。直到老师失去耐心,叫她坐下,班里还会有同学发出不屑的“嘁——”声。
后来,欧婉婉开始逃课,一开始逃一节,渐渐一整天一整天不出现。到高三后期,她的排名直接从前三垮到了倒数。
除了老师对这个尖子生的没落感到心痛之外,班里没有一个人怜惜她。甚至曾经要好的朋友,也借口说:“如果我跟你一起玩也会被孤立,对不起,人始终都是自私的。”
是啊,人都是自私的,收到这条短信时,欧婉婉正被别人锁在女厕所里,刚刚推门进来时,没注意到头顶的一桶冷水,她靠着学校女厕所的反光的墙壁,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地板上,水珠滴答滴答沿着她的全身滴到地面,她因为冷而全身瑟瑟发抖。
在她心里,从那一刻起,过往那个骄傲的欧婉婉,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如同过街老鼠、被大家唾弃的欧婉婉。
迫于家里的压力,她还是参加了高考,分数出来,上二专都不够,只好中断求学道路,在亲戚的介绍下,去了东莞一家工厂糊纸盒。
在外的几年,她一次也没有跟过去的同学,包括家人联系过。
因为就算是她最亲的父母,也因为她高中三年巨大的转变而对她从失望到绝望到厌恶,最后她几乎是拿着成绩条被扫地出门的。
五、不想再一个人了
“我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遇见他。我曾经设想过无数种与他相遇的场景,我变得有权又有势,他不得已低声下气来求我。那我一定我叉着腰仰天长笑,然后对他说:‘noway’。又或者,我变得很漂亮。重逢后,我假意原谅他,跟他在一起。然后再狠狠地折磨他,弄得他人财两空。再或者,我健康百岁,他英年早逝。”
“也许他也会觉得抱歉呢。”旺仔牛奶说。
“他?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抱歉,我倒是觉得他早就忘记我这个人的存在比较现实。”欧婉婉略微讽刺却苦涩地说。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对方在你心中烫下印记,可你却连他记忆里的一粒沙都不是吧。
“那你会原谅他吗?如果他跟你道歉的话你会接受吗?”
“绝对不会。”
打完这句话之后,趴在欧婉婉脚上的哈秋突然震了一下,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欧婉婉用脚背碰碰它,不以为意。
可打从第二天开始,哈秋就不怎么吃东西的,就算是它最爱的小黄鱼,它也只是闻闻,然后就恹恹地躺回电脑桌下。
欧婉婉以为哈秋只是厌食,给它吃了几片消食片后,就忙着出门去进货了,最近生意有些好转,她得抓住这个时机。
等她忙到腰酸背痛回到家里时,哈秋正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她以为哈秋只是跟她开玩笑,上前打算抱起哈秋,但却发现哈秋身上烫得吓人。也许是受了震动,它开始全身抽搐,张大嘴巴,呼吸很困难。
欧婉婉吓了一大跳,赶紧把哈秋放在地板上,身体疲软的哈秋趴下来后开始口吐白沫,欧婉婉被吓蒙了。
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抽搐停止了,哈秋的舌头像狗一样伸出来,大口大口呼吸。
欧婉婉注意到,哈秋的瞳孔急剧放大,好像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痛苦地哇哇叫。
欧婉婉不停地安慰着它,又这样两分钟后,哈秋的舌头缩了回去,瞳孔略微缩小,好像对欧婉婉的安慰有了反应。
欧婉婉稍稍松了一口气,旋即心又提起来。她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联系就是哈秋了,如果没有哈秋,她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度过接下来的日日夜夜。
她翻开手机通讯录,全是生意上来往的朋友。从高中黑暗世界走过来之后,她已经完全不相信“朋友”这个字眼了。
在这种危机时刻,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求助。
大半夜了,公交车早就收班了,宠物医院不知道还有开着门的没有。重要的是,她刚刚进了货,根本没有钱去医治哈秋。
欧婉婉的眼泪成串往下掉,她狠命地拍打自己的头,都怪自己的无能,连一只猫都救不了。
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哈秋这样死去?
这时,手机屏幕亮起,“旺仔牛奶”发来一条微信。
“还在进货吗?别太拼了,有事就告诉我。”
此时此刻的欧婉婉并不知道手机的另一端是好人还是坏人,但这是她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了。
不管过往多么痛苦多么黑暗,她都一个人熬过来了。
这一次,她学乖了,不想再一个人了。
“哈秋快要死了,你可以来接我们去宠物医院吗?求你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回复:“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来。”
六、重逢
夜里气温很低,欧婉婉穿了件大衣,把哈秋抱在怀里,还拿了一条围巾给哈秋保暖。站在小区门口的街道,天上的星星清晰可见,静静地照耀着清冷的大地。
路灯的颜色昏暗,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欧婉婉却丝毫不觉得害怕。
过了约莫15分钟,街口亮起汽车的车灯,欧婉婉收到微信。
“我来了。”
欧婉婉朝那边招招手,车开过来,停在她身边。
上面人打开车门下来的那一瞬间,欧婉婉像是被施了魔法,冻住了,动弹不得。
是宋落羽。
欧婉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甚至没有眨眼。盯得太久,眼睛不免有些酸涩。
“怎么是你?”欧婉婉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
在她最无助的夜里,来帮助她的,竟然是她最恨的人。
宋落羽带着毛线帽,脸色有些许苍白,特别是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但他还是灿然地笑了笑,“我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哈秋比较重要。”
听到他提起哈秋,欧婉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你说的那家宠物医院真的是24小时营业么?”
“嗯。”发动汽车前,宋落羽用宽厚的手掌轻轻拍了拍欧婉婉的背,他的手掌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本来刚刚从低温环境上车的欧婉婉还在冷得牙齿打颤,宋落羽拍了她之后,她马上就觉得不冷了。
欧婉婉又将怀里的哈秋抱紧了些。
一路无言,宋落羽打着车灯,飞驰在安静的夜里。
这个城市辉煌而伟大,但它此刻却静谧如水,给在夜色中奔波的两个人最大的空间。
七、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到了宠物医院,宋落羽提前打好了招呼,宠物医生已经准备好一切在等着他们了。
医生检查之后说哈秋这个是癫痫,可能是天生的,如果抽过去就没命了。
主要是大脑皮层过度活跃引发的,没法治疗,只好吃药控制。
医生开了药单,让欧婉婉去结账,欧婉婉瞥了一眼账单,想起了自己空空如也的银行卡,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宋落羽自然而然地接过单子,“我去吧,你去看着哈秋,这个时候它最需要你了。”
欧婉婉心里突然对宋落羽生出一丝感激,但一想起自己如今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那丝感激就像落进大海的一滴水,瞬间消失不见了。
取完药结完账,两人走出宠物医院。坐上宋落羽的车,欧婉婉怀里的哈秋打了镇静剂后已经沉沉睡去。
整个世界静寂静无声,开了好长一段路之后,宋落羽才试探性地开口,“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欧婉婉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活着。”
她再也不是那个连说话都会微微扬起下巴,骄傲的欧婉婉了。
有句话说得对,“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天晓得她为了保住前三的排名,每天晚上学习到多晚。
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才会有想提升个人形象的有钱人拿出闲钱来供她念书。
哪个青春期的女生会没有虚荣心?看到大家都兴致勃勃地凑在一起讨论名牌时,无论她试卷上的分数多么耀眼,也无法掩盖内心的那片失落,所以才会想到去网上买假货。
可若不是因为喜欢一个人,她会拿出那么多时间去跟他争论一个无聊到死的问题?
喜欢她,但却卑微得不知如何表达,就像小学时候男生对喜欢的女生,不得要领,往往只会欺负对方,她也只会通过跟宋落羽针锋相对,来吸引他的注意。
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欧婉婉摇下车窗,眼泪被吹散在夜风中。她又怕怀里的哈秋着凉,不得不关上了车窗。
一直到送她回家,宋落羽都没有再说话。
八、一起走到白头
接下来的日子里,欧婉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跟“旺仔牛奶”联系过,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宋落羽。
倒是宋落羽,不管欧婉婉回不回他消息,他每天都会雷打不动地问候。
“哈秋今天好点了吗?”
“天气又冷了些,你的包包卖得还好吧。”
圣诞节过后,欧婉婉收到了宋落羽这样一条微信。
“我想跟你一起去市中心广场看新年零点钟声,可以吗?”
她没有回,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在内心却掀起了惊天骇浪。
去,还是不去?
这个问题堪比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毁灭。
12月31号的晚上,欧婉婉在镜子面前来来回回换了许多套衣服,怎么都不满意。她像是回到了情窦初开,要去赴第一场约会的高中女生。
犹豫踌蹴半响后,她换上了最常穿的衣服,慢吞吞地出了门。
那天刚刚下过雪,天气很冷,到达市中心广场时已经九点半了,年末的冷空气吹得人直发抖,但还是未能阻止人们跨年的热情。市中心广场人山人海,穿着羽绒服大衣,带着帽子耳罩围巾的人们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欧婉婉一进广场,就看见宋落羽站在广场标志性的雕像下面。借着明亮却有点清冷的路灯光线,宋落羽看起来有点遗世独立的样子。
他穿着姜黄色的羽绒服,戴着上次见面戴的毛线帽,手套围巾一应俱全,甚至还戴上了口罩。
但光他那双眼睛,就足以让欧婉婉发现他。
宋落羽几步跑过来,隔着口罩传出闷闷的声音:“你来了啊。”
看到宋落羽熟悉的眼神,她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他了,竟然主动打招呼,“嗯,好久不见。”
两人绕着广场走了一圈,说了些有的没的。
这个时候突然下雪了,走到路灯下,欧婉婉抬起头看到宋落羽的帽子上沾满了雪花,伸出手指了指,“那个,你不怕帽子被雪浸湿吗?”
宋落羽尴尬地拍了拍帽子,然后贴心地也为欧婉婉拂去不小心落在她头上的雪花,完了之后,他顿了顿,“这样,我们是不是就算一起走到白头了?”
欧婉婉低下头,赶忙往后退了两步,“我自己来就行了。”
宋落羽点点头,欧婉婉没有戴手套,双手冷得通红,正在不停地在嘴边哈气。
他把自己的手套取下来,戴在欧婉婉手上,“新年来了,过去的事情可以暂时忘记吗?”
欧婉婉接过手套戴上,上面还残留着宋落羽的温度。也许是她脑子充血,在冲动驱使下,她走上前,张开怀抱抱住了宋落羽。
脸贴在宋落羽的胸前,沾上了宋落羽衣服上的冰渣,凉凉的,跟流下的眼泪混合在一起,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
1分钟后,欧婉婉感觉到,宋落羽的手覆在了自己背上。
“好的,就让我们忘记过去吧。”
随着一声巨响,炫目的烟火升上夜空,转而瞬间陨落,欧婉婉想起那句经典台词: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然而此刻宋落羽安静美好地站在她旁边,便是她此生就此终了,亦足够。
九、我健康百岁,他英年早逝
很可惜,就在欧婉婉决意原谅宋落羽时,宋落羽却消失了。
想起近来种种,欧婉婉不禁猜测,“难道又是在整自己?”
她咬牙切齿地将宋落羽的手套扔进垃圾桶,过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洗干净晾干收好。
春天时,欧婉婉收到一封邮件,邀请她去参加一个葬礼。
葬礼主人公的名字,是宋落羽。
邮件里详细地写着,宋落羽于一年前得了骨癌,不久于世,打算写本回忆录,不免白来这世界一糟。
当他写到高中时,想起了欧婉婉。
辗转反侧,打听到她的现状,宋落羽十分愧疚,觉得是自己毁了欧婉婉的一生。
他想弥补,却不知从何做起。他怕自己如果太唐突地出现,会给欧婉婉带来更大的刺激。
得知欧婉婉在微信上卖包包后,他开始假装买家,在微信上跟欧婉婉聊天,接近她,希望能够在她需要时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做来减轻自己的愧疚感。
欧婉婉看完邮件,页面停在那里,过了半小时,在她反复确认“请您于本周日来XX地点参加宋落羽先生的葬礼。”
宋落羽的葬礼。
她想起不久前她对“旺仔牛奶”说,“我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遇见他。我曾经设想过无数种与他相遇的场景,我变得有权又有势,他不得已低声下气来求我。那我一定我叉着腰仰天长笑,然后对他说:‘noway’。
“又或者,我变得很漂亮。重逢后,我假意原谅他,跟他在一起。然后再狠狠的折磨他,弄得他人财两空。
“再或者,我健康百岁,他英年早逝。
“再或者,我健康百岁,他英年早逝。”
一语成谶。
欧婉婉面对电脑屏幕,崩溃大哭。
她想起高一的一个傍晚,晚霞开得正好,打完球的宋落羽从教室门口走进来,晚霞落在他身上,氤氲了光景,惊艳了时光。
从此以后,她变隔三差五因为各种事情跟宋落羽针锋相对。
十、结尾
参加完葬礼回来,欧婉婉发现,自己店里所有包包都被匿名买家买走了。
交易完成后没几天,国家开始整治不规范微商,欧婉婉认识的许多卖家都被处罚,她却因为货卖完暂时关店逃过一劫。
最后的付款里有这样一条备注留言:欠你的终于还给你一点,这样我在遥远的天际里,也会好过一点。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